企业文化

Culture

图片新闻 Photo News

文明风尚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明风尚 > 详细信息 > 详细信息

在乡土——糍粑、香棕和黑肉
来源:安徽省外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04-11   被阅读904次

    毕业以来,我常年工作在外,所处的纬度位于马岛的西南角,恰与南回归线重合。从地理学上来说,当太阳直射点到达我所在的纬度时,北半球的夜达到最长,南半球的夜达到最短,即为冬至。

    在我的家乡,到了冬至,天气才开始真正地变冷。如今,大家纷纷离开土地进城务工,冬至这个节气在指导农作生产上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更多地成为了农村一种象征性的节日。我母亲是典型的能里能外,但是她自己常念叨的三件事就是不会做冬至的早点,不会包端午的粽子,不会做迎客的十海。打记事起,她每年都孜孜不倦地采取一些改进措施,总是在睡梦中把我叫醒:“快起床,今天是冬至,赶紧起来吃糍粑”。我像是考核官,睡意朦胧地张开嘴巴,看看一年又过去了,母亲的手艺有没有进步。她每年都能自我总结出这样那样的进步空间,有的时候是面没和好,有的时候是糍粑形状做的不到位。

    在家乡马路的对面,住着两户王姓兄弟,他家老婆婆总是佝偻着背,在每年冬至雾气朦胧的时候,把热腾腾的糍粑和菜疙瘩送到我家里,嘴上还念叨着“过完冬至就是年”。她的手艺跟我母上的努力成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父亲像是点评官,肯定了母亲的手艺是有进步的,但是和王婆的一比较,还得继续改进。后来冬至的风气渐弱,母上也成了正儿八经的菜贩。甭管生意好坏,作为生意人,她是一天都不愿意丢。所以打那以后,从街上早点铺买回几件点心,就算是一家人过了冬至。再后来,驼背的王婆也走了,便再也没有人在耳边念叨着那句“过完冬至就是年”了。冬至尚能凑合,到了端午,母亲就得找人帮忙了,奶奶和姨娘便成了他的常用帮手。我母亲爱学习、求进步,每年在刚开始包粽子的时候总是尝试新花样,比如斧头粽、镰刀粽。我和姐姐们常在外面玩耍,回到家,就争先恐后地找哪个是母亲的杰作,她包的粽子总是特立独行,要么块头太大,要么肚子太鼓。我们越是欢腾,她就越嘟囔,自叹怎么就学不会包粽子。

    那会,家里三四个孩子上学,平时也没有什么可口的零食,奶奶和姨娘总是要包很多粽子才够吃。煮熟的粽子会被放在盆里甚至是桶里,下午放学后,我们总是先拿上一个,放在碗里,蘸着白糖,吃完了粽子再出去玩,这样才有力气玩到天黑。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包粽子的人家越来越少了,但母亲还是会找人包上一锅,我回去蘸着炸酱,也可以吃上两三个,算是纪念了屈原老先生。说到做十海,或者说食海,确实是大有门道。在我家乡那一片,遇到红白喜事就用十海的形式招待客人,算是礼数上的最高规格。吃十海是指由十个大碗碟组成的流水席,且有着严格的上菜顺序。在农村,遇到娶亲嫁女、添后加丁的事情是必上十海,再后来发展到当兵入伍、考取大学也会摆上几桌流水席。大伙吃饭的花样越来越多,十海比较简单、节省成本,有些主家会觉得只上十海招待不周,便在正常的十海上菜前,加上几个热炒、凉菜或是火锅。

    黑肉是十海的第二道菜,做法类似于梅菜扣肉,大厨总是把瘦肉放在碗底,而油腻的肥肉,无需咀嚼就能轻易地滑过喉咙,是一道很好的下酒菜。从小到大,母亲常念叨:“你小子要争气,等你考上大学了,我一定学会放黑肉。”我总不以为意,说:“能行,就怕你学不会。”待我高考结束后,她就开始打扫多年不用的大锅厨房,说她要自己放肉(炸黑肉)。宴客的前一天,她和掌厨师傅一起在那个大锅厨房里学着放肉,心惊肉跳地像个年轻姑娘第一次下厨炒菜一样。

    那晚,虽然黑肉炸的发糊,但我终归是吃到了她亲自放的黑肉。母亲已年过半百,我也长大成人,这三样手艺她终究还是没学会。但每当跟我提起,她还是那句:“孩,你妈这半辈子,就没怕过别的活儿,人不懒也不笨,就是这炸糍粑、包粽子、放黑肉给我难住了。”我说:“妈,没啊,我瞧你那斧头粽包的挺有特色的,就像个大胖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