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图片新闻 Photo News

行业信息 Special report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信息 > 详细信息 > 详细信息

安徽商报:皖企非洲挖钻石 掘地最深45米
来源:安徽省外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8-12   被阅读4245次

 

安徽珠宝品牌未来将参与全球竞争

由省委宣传部牵头,省政府新闻办、省商务厅、省政府外事办公室共同组织的“安徽企业在非洲采访调研活动日前结束,本报记者在广袤的非洲大陆惊喜地发现:23家皖企正在非洲掀起一股安徽风潮。这里有风景、有政策、有机遇、有眼界大开的非洲人民,更有一批敏锐的安徽企业先行者。在一带一路”的风潮引领下,非洲正在成为名副其实的财富新大陆。
2015年5月,合肥市外经戴维斯酒店的一家珠宝店正式试营业。在一片卡地亚和周大福林立的省城珠宝界中,这家珠宝店拥有一个饱含中国韵味的名字——“德圣。此时,400公里以外的上海,浦东新区的国家级要素市场内,700公斤钻石正静静躺在上海钻交所内,等待着来自全世界的钻石买家,并将进入下一步的加工打磨环节。能让上述两件事发生联系的,则是51岁的沈永杰在QQ验证设置的一个必答问题:我在什么地方?答案是:津巴布韦。

五年前深入非洲寻钻
  以每两年一个半月的回国频率,沈永杰蹲守津巴布韦已逾十年。最近几年,他在非洲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安津矿或是津安矿上挖钻石。对沈永杰而言,那些顶级珠宝店晶莹剔透的钻石是以克拉计算,但在矿上,钻石则是以公斤计算的。
  找到巨量钻石,蕴藏巨大商业风险,有时不亚于一场赌博。 2010年前后,省外经建与津巴布韦马特铜矿企业投资公司成立安津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开发位于津巴布韦马朗吉地区的两块共计4846公顷的金刚石矿。在此之前,葡萄牙和山东两家公司均在该区域开采多时,均无功而返。
  一个在矿区广为流传的故事这样描述这次“赌博”:外经建一位拥有决定权的人物在走遍矿区之后,仍然犹豫不决。最后,他偶然发现一个当地人用最普通的器具筛出钻石,终于拍板决定开挖。
  沈永杰告诉安徽商报记者:尽管在下钻之前,历经挖深槽、测品位、圈范围、定矿量等多个勘探环节,但挖矿仍然是科学和运气的结合体。

每钻15”掉四万美金
  “有时候越挖越艰难,越挖越绝望,又越挖越有希望。沈永杰在津巴布韦挖过最深的矿井为45米,整整花费五十天,很不幸,这个深井却没有挖出合适的矿。
  这意味着挖矿的成本已经高于钻石的价值。“再挖下去已毫无价值。那也没有什么,我们重新来过。”
  挖钻石是个烧钱活儿。沈永杰测算过,打一个15米深的井花费在三万五到四万美金之间。
  在外围挖矿时,一个最基本的挖矿小组需配备两台挖机、四辆卡车和一台推土机,六名施工人员和一名现场指挥。矿井以7080度的坡度向下延伸,有些则是上小下大的竖井。
  “必要的时候就需要爆破组进场爆破。沈永杰说。这又需要一至两人操作的钻孔机和通风设备。一次爆破深度可以达到78米。
  这些设备能够运进堪称无人区的矿区,已是奇迹。
  在津巴布韦之外,省外经建在刚果金也拥有钻石矿项目。为了保障生产用电,外经建甚至花费八个月时间专为该项目修建一座水电站。

手选工一日选钻两万克拉
  2012年,陈娟在矿区做过整整一年的钻石手选工。在一个封闭、透明、并不断前进的钻石运送槽内,陈娟将两只手透过与运送槽连为一体的黑手套不停翻检运送槽上的钻石。这些钻石刚从地下重见天日,破碎后与石头混杂在一起。
  陈娟的任务是挑出钻石。整个槽子重重上锁,手套保证钻石没法落入手选工的口袋。“每天八个小时,要点是四个字:眼疾手快。”
  每条钻石手选槽有四个人一齐选钻,陈娟常站在首位,首位最先接触钻石,任务也最重。高峰时,陈娟这条线一天就能检出两万克拉钻石。陈娟说:钻石和石头不同,形状规律,自然透明。此时的钻石被称为原石,它已经展现出天然的光芒。
  20157月,记者进入位于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戒备森严的钻石工厂。实际上,安徽在津巴布韦开采的钻石正在国际市场掀起波澜,这里的钻石已经被分为宝石级、近宝石级、工业级等多个等级。一群国际选钻人在这里紧张的用放大镜挑钻石。
  “中东、印度和欧洲买家都来这里看钻,这十分考校眼光。选的时候就要考虑将来如何切割。钻石工厂负责人吴骁告诉记者。此前,一位中东买家曾在这里以二十万美金的价格买入十几克拉宝石级钻石,最终切割加工后卖出价格高达两百万美金。

打破国际钻石资源垄断格局
  吴骁称:仅仅在79日,由津巴布韦两大钻石矿运往钻石工厂的钻石原石就达到30万克拉,而中国国内两大钻石矿一年的产量也仅在18万克拉左右。
  藉此,安徽外经建也成功跻身国际知名钻石生产企业行列。安徽省外经建常务副总裁田师悦认为:如果不大胆‘走出去’,很难想象能够打破西方国家在钻石资源方面的垄断地位。
  无法单单从财富角度来理解皖企在非洲进行钻石开采对于中国的意义。钻石开采正在带给安徽全新的产业机遇。据记者了解,截止到目前,安徽外经建运回国内的毛坯钻石已经多达数百万克拉。田师悦透露:目前已经在上海自贸区和安徽合肥注册成立了珠宝公司,并在省内设立了钻石和祖母绿加工厂。“未来,安徽的钻石产业将是一个集钻石加工与销售一体的国际贸易平台。”
  与此同时,由安徽外经建建立的珠宝品牌“德圣,未来也将参与珠宝领域的全球竞争。安徽造钻戒将戴在新娘的指尖,它们都来自遍布商业机遇的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