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Culture

图片新闻 Photo News

创建活动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创建活动 > 详细信息 > 详细信息

灾害中,我们筑起坚不可摧的外经钢铁长城(一)
来源:安徽省外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9-04-23   被阅读2078次

—外经人抗击“伊代”飓风纪实  

今天,是飓风“伊代”离开我们整整一个月的日子,虽然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但它给人们心灵带来的巨大惶恐和给贝拉这个城市带来的巨大创伤还远远没有抚平,人们抗击无情霍乱疫情和重建家园的急促脚步还在与时间赛跑。抗洪水,战病魔,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努力走出来;缺衣少粮,忍饥挨饿,与314日的炼狱之夜一样,还在煎熬,我们贝拉指挥部全体中方员工以及马普托、希布托前来帮助的员工与当地员工一道,紧紧的站在一起,还在争分夺秒的抢修着我们的家园。

 

*暴风雨来临之前,我们应急准备

提前预防,尽可能的降低损失*

 

2019313日下午230分,收到蒋昭耀副总裁通知,关于飓风“伊代”即将登陆贝拉地区,要求我部尽快提前准备,做好相关应急保护措施,随后我部又通过各方面信息渠道了解此次飓风,贝拉市政府历史上第一次对广大市民发出飓风红色最高等级预警,要求全员做好安全防范工作(“伊代”最终确认的等级为飓风4级,风力最高达到18级,风速220km/h是贝拉近年来最大的飓风,许多贝拉的老人都从未见过如此大风)。

了解了飓风登陆贝拉地区的预计时间及相关细节后,我们组织贝拉地区领导班子对各单位进行现场检查,要求重点加强防范,立即组织召开了飓风“伊代”专题会,要求本地区各单位领导高度重视此次的飓风来袭,同时发出预警通知及相关风暴来临前的应急准备措施,预防飓风所带来的人生安全及财产损失等,安排相关人员对本单位进行屋顶铁皮瓦加固检查;室外易飞、易伤人物品、家具等杂物进行清空;酒店提前通知客人,前台出温馨提告诉客人注意事项,提前准备好蜡烛、水、食物等应急物品;将各单位使用车辆加满油等等准备措施,做好迎接飓风“伊代”的充分准备。314日清晨,蒋董事长得知了飓风的消息,一整天多次打电话指导飓风来临前的各项工作,直到晚上9点钟通信中断的那一刻还在强调任何时候都是人最重要,财产只能随它去了,保障人员安全是首要任务。虽然我们想了很多,做了很多,但是我们都没有想到飓风如此之大,杀伤力如此之巨大,破坏力如此之彻底。我们所做的努力,在飓风面前只是草芥之举,

显得是那样的渺小而无助,无情飓风却给贝拉指挥部带来了接近毁灭性的一击。

 

 

*飓风来袭,我们紧紧相拥

       共筑起心心相印的心灵长城*

   14日上午,贝拉的天空乌云密布,不停倾泻的暴雨噼里啪啦的拍打着贝拉地区屋顶的铁皮瓦,预示着风暴即将来临,贝拉机场停运,市区内政府部门及经营商户也早早的关门停业,贝拉市区开始出现停电、停水,整个城市行人、往来车辆寥寥无几,一片肃静。飓风从下午2点左右逐渐进入贝拉地区,造成局部的屋面小面积破坏,随后风暴越行越盛,在晚间7点至次日早晨7点这12小时期间尤为激烈,此时又值黑夜,给贝拉地区人民及我司所属产业、员工带来了沉重的打击,飓风直至15上午9时许方才停止肆虐贝拉,向西北方向行进,飓风过后,贝拉市通讯、水、电、网络、道路全部中断,整座城市瘫痪,贝拉俨然成为一座“孤岛”,放眼望去整座城市满地疮痍、一片狼藉,犹如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争,城市破坏殆尽,掀飞的屋顶;淹没的房屋;刮倒、刮断的大树;倾倒的房屋、电线杆、广告牌等随处可见,一片狼藉与惨状,经历过此次事件的员工在风暴过后良久,心中还不断浮想起灾难发生的时刻,依旧惊魂未定,后怕不已。金孔雀度假酒店、海边超市无疑是这次飓风登陆的最中心。

通迅中断是风来之前我们没有想到的,在会议上我们也没有讨论预案,晚上9点整,通迅全部中断,我们立即失去所有的联系,直到16日才与外界通上电话,向董事长和公司领导报告灾情。316日清晨5天刚蒙蒙亮,廖超华带领沈勇、张石祥携着贝拉地区人员的全部希望,艰难驱车朝津巴布韦方向前行,在路上一直寻找可能的手机信号向老板汇报,只要前进方向的道路可以通车,我们就一直赶往津巴布韦方向赶,出城近80公里仍旧没有手机信号,沿路险象环生,许多倾倒的大树、电线柱挡住去路,白天被乌云遮住犹如黑夜一般,瓢泼大雨倾泻而下快速摆动的雨刮器也无能为力,驱车能见度极低,看不清路面和四周的情况;连夜的大雨更是引发了迅猛的洪水,水位涨幅迅速,水流漫过道路。沿路一群逃荒的难民拖家带口,手提头顶物资在暴风雨中艰难前行,甚至有被困三四米深的洪水中站在房顶上绝望等待救援人员来相助的居民们(据说这些人在一小时后都被洪水冲走了,生死未卜,场面十分惨烈)。正当前面洪水拦路再也无法前行,手机显示着微弱的通讯信号,在尝试拨打几次电话后,终于拨通了几昼夜未合眼,担心着我们安危的董事长的电话。董事长第一句话就是贝拉的员工是否安全,当得知我们都安全时,董事长老人家松了口气,随即表达了对大家最亲切的问候,要求我们务必保证安全,安排好大家的生活。我们被董事长的慰问和关怀深深感动,热泪盈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随后我们给在前往贝拉救援路上的蒋副总裁通电话报平安,提醒沿线路况太差,不要因救灾心切而贸然前行,时刻注意路况,发现情况不对随时返回。也请指挥部联系集团公司人事部给贝拉的每位员工家属打电话报平安,几通电话过后,黑人难民越聚越多,不宜多做停留为了防止我们的车辆被围困,保证车上人员安全,我们又立即返回了贝拉基地,在返回后不久又听到了洪水将道路冲断的消息

信号虽然中断,风雨中,我们贝拉各单位的全体中方人员,以各自的单位为团队,在抢险抗风的同时,我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虽然我们处于飓风的中心处,却没有一名中方人员伤亡。

14日凌晨1214分,飓风和暴雨嘎然而止,我们立即出门开始清查人员,立即组织领导和员工安排分工,一部分留守值班人员守护忙嘎大院,另一部分人员驱车前往其它兄弟单位查看人员安全和财产损失情况,随时进行救援,在查看芒噶运输公司大院、加油站、超市与工业公司人员安全后,心系海边区域员工的安危,他们比我们更是飓风的中心啊,我们没有多想就立即赶往海边超市与酒店方向,沿线道路布满了倾倒的大树、电线柱、广告牌,路上多处挡住道路的杂物能移走的下车搬走,车辆在障碍中艰难绕行,行至机场路口附近时,道路被倒掉的巨大树木和电线柱彻底封死,车辆再也无法前行,我们想了解海边情况心切,又安排从市区其它道路绕行,但尝试几条道路都被粗树与电线柱拦路,车辆无法通过,待从市区中心的转盘处绕行时,更大的飓风又再次袭来,当时已经是夜里13:40,街道上铁皮瓦等物品到处乱飞,树木电线柱随时有倾倒的可能,夜间视野又差,要想立即返回基地危险性很大,廖超华当即指示就近寻找安全的避风港湾,此时的辆摇晃得厉害,多次铁皮瓦飞到了车上,巨大的风根本就没有办法将车上的铁皮去掉,此时的车辆正如处在炮火连天的战场,情况万危急,随时有车毁人亡的危险,我们只有缓缓前行,将铁皮瓦慢慢的压到车下,当车轮艰难离开铁皮的一刹那,铁皮以220公里的速度飞也似的消失在狂风中,艰难的躲闪过多次险情后,我们在附近的一家加油站山墙旁停车躲避,前面的电线和后面的墙体都有立刻倾倒的危险,但我们此时已没有能力找到更加安全的地方,只好心中默念祈祷,祈求佛祖保佑我们平安,一直持续四个小时,风雨都一直这样持续着,一直熬到500风稍小了点后,我们才驱车返回。我们后来才知道,传说中的风口真的存在,这一次的风口很大,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的时间,直径达到300公里,让我们记住了什么是真正的“风口浪尖”。

早上七点,我们再次出发前往各点,沿线依次查看至海边酒店,了解本地区的灾后毁坏及人员安全情况,当得知人员都安全时,我们紧紧相拥,同时第一时间安抚受惊人员,安排各单位人员进行抢救财产,中午就开始招聘8名临时工组织人员抢超市的物资。芒噶超市内的家具脚被水泡着,我们找来了垫板作抬高处理。

深处距离贝拉120公里外的莫忘扎小学项目里,还有陶小三等五名被困的中方人员,由于信号中断,洪水封路,飓风灾害经过3天了,贝拉地区人员始终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不知他们的受灾情况,人员是否安全,我们的心始终悬着,担心他们的安危,在经与刚抵达贝拉蒋副总裁汇报后,大家立即召开领导会议,商讨解决办法,最终决定由外联联系机场,不惜代价的租用直升机,飞往莫忘扎小学项目对他们实施营救,但就在次日刚联系好救援直升机的时候,陶小三携带一名中方人员赶回忙嘎基地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经询问,他们在飓风过后,多次尝试涉水驾车返回,无奈道路失修严重,洪水过深,无法前行,心系贝拉的他们内心同样焦急万分,最终当得知附近小镇的火车可以通行后,陶小三安顿好项目人员后,立即带一名人员乘火车返回,由于火车道上被倾倒的大树拦着,火车只能由前方手拿油锯的当地抢险人员挨个破开,缓缓的驶向贝拉,经过整整24个小时,终于抵达贝拉,向大家报平安。

在贝拉以外的外经世界里,是无数双眺望贝拉的双眼和无数颗牵挂贝拉的心,集团公司办公室的慰问信来了,刚果(金)的慰问信来了,微信中无数个直接电话和慰问的短信来了。有手机信号的那一刻,当我们打开微信,泪水模糊了我们的双眼,我们全体外经人共同筑起了外经公司心心相印的心灵长城。